鬥餘…


越是在疲困的時候…
就越要用喧鬧、吵雜、持續性的音樂…
重金屬、搖滾、電音…
反覆再反覆的讓自己陷入一種迷濛的狀態…
某種程度上來說…
某種自我催眠…
自己還不累…

可以繼續地隨著音樂一直轉動…
這樣或許是想表現自己的另外的頹廢…
在每天體面的外面…
體面的表現…
那樣的邋遢…
那樣的反差…
就像自己喜歡的電影演員在劇中的角色…
藤原龍也在賭博末世錄…
松田翔太在詐欺遊戲…
一種看似漫不經心的處世態度…
一種換個角度的觀察自己…
也許學不來那種的頹廢…
卻觀察到自己…
貫徹了那種傲視、反骨的自我優越…
在每個不認識的人面前…
像是一個巨大的雕像…
唯有不費力氣的扳倒…
才會讓我折服…

在每個不認識的人面前…
就像個鬥魚…
非得找到把人踩到腳底的理由…
才會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…

某種的漫無目的的爭鬥…
某種無法無天的自我優越…

卻還是不能…
也不可能…
讓自己夠有存在價值…
更沒有不被人忘記的條件…

縱然如此…
卻還是習慣…
一直狀著水族箱的外壁…
期待突破現狀世界一天…

也許…
會死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