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餘的選擇…


當這世界有了黑與白的展現…
似乎就有了是與非的選擇…
而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也許都存在著許多的選擇…
小至考慮用左手還是右手擦屁股…
大至死後要睡在哪個地方…
不過也許因為選擇是那麼的無所不在…
又那麼的習慣做選擇…
縱然有些事情沒有選項…
但還是習慣在問題的後面加上了以上皆非的選項…
否定…
意味著逃避…
不過又有多少人生哲學的東西可以像數學難題一樣…
可以隨手丟在房間的另一角…
幸好…
我們還可以躲在房間裡…
暫時的…
去說服那唯一的答案是自己所想要選擇的…
也順便安慰一下自己叛逆不可接受安排的靈魂…
其實…
大家都不願意承認自己不那麼的認命…
畢竟…
我們習慣做選擇…
也喜歡做選擇…
更樂於掌握選擇…
最好每一項難題的答案可以有以上皆是…
最好正確答案可以直接的顯現出來…
只是…
有些事情老早就在出生的時候註定了…
也有很多事情不得不去做唯一的選擇…
大概是因為在這確定的人生當中還有那麼一些些的不確定…
讓許多人因此讚嘆生命的美好吧…
在某些角度來說…
這樣的看法也是選擇的一種吧…
樂觀…
悲觀…
從樂觀轉為悲觀…
從悲觀趨向樂觀…
時而樂觀時而悲觀…
一下悲觀一下樂觀…
也許這樣可以把人生很多不可選擇或是可以選擇的…
簡化為樂觀與悲觀的選擇…
或許這樣可以把可能會很複雜的人生…
稍微的簡化…
只要選擇自己是悲觀…
還是要樂觀…
這樣會少掉很多煩惱吧…
還是…
其實我們也只能這樣做這樣選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