剖半…


人有左右兩個腦…
也有理性與感性…
看著一篇篇的智慧語錄…
聽了一遍遍的精神道理…
看進去了嗎…
聽進去了嗎…
理性的那一面或許有留下這麼一些…
剩下沒留下的那些…
被感性無情的忽略…
絕大部分的語錄與道理…
也許可以回歸到基本面…
也就是最容易理解的部分…
也就是最簡單的選擇…
也就是最難下的決定…

做…
還是…
不做…

所謂的困難…
也許簡單來說…
就是現實面非做不可…
而且也是理性的那一面可以充分認同而且理解的…
但…
感性的那面…
卻總是會硬生生地說做不到…
所以…
迷失…
迷惘…
困惑…
要如何說服感性…
可能要一點點的希望…
可能要一些些的勇氣…
可能要一絲絲的確定…
可笑的是…
隨著時間…
加上理性的存在…
當拭去淚水讓視線清楚之後…
除了眼前那非走不可的路之外…
一切都是黑暗…
甚麼也都沒有…
而且這無垠的虛空…
如同黑洞般慢慢地吞噬可掙扎的地方…
所以結局是…
非做不可嗎…
切割掉那感性的那面嗎…
假裝自己很堅強的踏出那一步嗎…

不…

這個不…
不是因為有第三選擇…
沒有所謂灰色空間…
只有黑與白…
只有生與死…
沒有可以遊走或是猶豫的邊緣…
所以還有沉淪…
還可以繼續迷惘…
繼續迷失…
繼續困惑…
繼續把自己淹沒在淚水當中…
既然沒有勇氣踏出第一步…
那就不需要勉強自己…
留在原地…
因為還有寂寞不會讓自己孤單…

今天…
現實面讓我有件事情非做不可…
無論如何必須去接受…
但…
不想做…
也不想去接受…
也沒有勇氣…
我迷惘…
我迷失…
我困惑…
淚水不僅淹沒了自己…
也淹沒了家人與朋友…
在家人與朋友的呼救…
理性與感性…
開始了天使與魔鬼的交戰…
無論如何…
還是得做個了結…
下個決定…

在那天無雲大太陽底下淋濕後…
在今天做了決定…

剖半…

徹底地把理性與感性分割…
讓自己完全的白天黑夜…

就把沒有勇氣往前走的感性留在原地…
因為那有很美好…
很完美…
很難忘的回憶…
既然放不開…
為什麼要勉強自己…
就讓那男孩繼續留戀吧…

帶著不得不往前的理性向前…
因為面前有該扛起的…
該證明的…
該完成的工作…
既然非做不可…
為什麼不放手去做…
就讓那男人成就一切吧…

也許這一切看似矛盾…
也許這一切看似荒謬…
也許這是今天自以為的心得…
也許想表現出自己的冷靜…
也許不想讓別人再去擔心…
也許成長與不成長不是那麼重要…
也許我愛但不能愛…
也許我該接受但不想接受…
也許…
一切也都是也許…

我…
笑著流淚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