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接的…是甚麼樣的旅程…


自從修完大學最後一門課…
混亂的心情…
似乎找不到平息的理由…
在期末考走出教室之後…
不停的在腦海反覆的演算剛剛的題目…
雖然對於期末考的成績心中已有個底…
但因為老師期初公布的計分方式…
跟後來期末要計算的成績有些許的誤差…
所以對於期末的總成績…
很難算出一個真實的分數…
另一方面…
自己的平時成績也一直處在邊緣…
帳面上的成績…
也是處於一個過與不過的尷尬處境…
雖然說縱然這次成績還是沒有過…
還有半年的時間可以再修…
但是那心裡卻總是有種退無可退的心情…
這樣的心情也伴隨著放大了等待的思緒…
就這樣等了兩個禮拜…
成績系統上給了個安全過關的分數…
原以為浮躁的心情會因此降低許多…
卻因為上一個學期的失誤…
造成剩一科才能畢業的窘境…
喚起了對於是不是能真正領到畢業證書…
另一股不安的情緒…
有沒有可能少了甚麼學分沒拿到呢…
再反覆的翻閱歷年成績單…
一筆一筆的槓掉…
重複著好幾天的計算…
自己計算的結果…
是沒有問題的…
那擔心的是甚麼…
因為學制曾有過變動…
所以對於畢業學分的門檻也有落差…
另一方面對於自己給予自己的說法是…
沒有領到畢業證書之前…
都不算是畢業…
也不能算是能畢業…
說到這裡…
身邊許多的人也都告訴我…
是自己想太多…
但那或許是因為…
畢業證書對於我5年半的大學生活來說…
似乎是有點那麼不太真實…
所以在還沒真正拿到畢業證書之前…
很難安得下心來…
隨著領畢業證書的日子即將接近…
心情也就越發的複雜…
原本擔心拿不到的心情…
因為系秘告知確定畢業的消息…
轉為即將卸下學生身分的激動與不真實感…
3/9…
領畢業證書的那天…
下著毛毛細雨…
因為最後一門課是在輔大跨校修課…
所以半年來…
也幾乎沒有到世新過…
從景美捷運站走出來之後…
身邊的景物是如此的熟悉且陌生…
而第一次到世新的回憶…
慢慢的浮現起來…
第一次逛校園的時候…
心中充滿新奇…
一直有股聲音告訴自己說…
接下來的四年都要在這裡生活了耶…
直到今日…
領完畢業證書之後…
就不太有機會以學生身分再來了…
心中就不免惆悵…
第一次的回憶與當下的感觸在心中相互碰撞著…
5年來的回憶…
幹…
像跑馬燈一樣的在我面前跑過…
然後很多的想法就像很多很詩意的畢業感言…
不斷的和腦海中的回憶呼應著…
校園的每一個角落…
都有和同學們的身影…
有歡笑…
有淚水…
有難過…
也有感動…
也曾經在系辦前面和同學吵架轟動系上…
也曾經在操場的畢業典禮痛哭…
也曾經坐在圍牆外上痛苦的吸同學的二手菸邊聊天…
也曾經在教授研究室外暗地罵教授亂當人…
如今啊…
早我一步畢業的同學們…
已經在軍旅或是社會上向四面八方拓展道路來…
我…
也正才要跟上他們腳步…
在進到學校大門口之前…
我一直告訴自己我是世新的學生…
就這樣一直走到教務處…
完成離校手續…
當學生證被剪掉一角的那個瞬間…
那一剪…
就這樣用力的結束掉我的大學生活…
也終於…
拿到了價值百萬的畢業證書…
道別了老師…
道別了系秘…
道別了主任…
道別了我五年來的瘋狂青春歲月…
走出學校山洞口後…
從世新大學學生…
變成了世新大學校友…
回憶很多…
帶不走的…
就放在這裡…
日後再回來回想吧…
不安的情緒…
些許的化作喜悅的感謝…
而另外些許的不安…
又因為畢業證書的到手…
膨脹出極為不安…
且難以掌握的心情…
也許是捨不得自己目前在工作擁有的些許小天地…
在可能要被迫中途放棄的情況下…
遺憾…
還是遺憾…
也因為目前的時空中…
有太多太多可以學習的機會與空間…
對於當兵之中或之後…
還有沒有同樣的機會…
不得而知…
這樣的不安…
已經讓我好幾天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了…
我一直都知道出來混…
總是要還兵役的…
不過…
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時間…
讓我好好規劃…
讓我好好安心的去當兵呢…
不想要每天膽戰心驚…
然後就這樣遺憾的去當兵呀…
但眼下我只能做的…
除了在工作上做我該做的之外…
也只能持續的去提心吊膽了…
雖然也很想一切都放空的去等待當兵…
但手邊的工作卻也非常的想去完成…
期待這樣矛盾的心情…
能在4月份能有所解答…
如果可以…
可以4月之後馬上去當兵嗎…